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聚彩堂 > 产品中心 > 故事:当了25年高富帅,他没想到是一名猪肉店老板结束了他的生命

产品中心

故事:当了25年高富帅,他没想到是一名猪肉店老板结束了他的生命

2022-04-28 22:04    点击次数:215

今天说个小说里的怪谈奇事,采用第一人称讲述。

每一个字都藏着线索,欢迎耐心解谜。

贺庆凡的独白

三个月前我订了一款很特别的玻璃,从里面看外面很清楚,从外面看里面却什么也看不见。

我经常在办公室里,贴着玻璃,偷窥我的秘书潘岚。

曾有人说,看一个人太久,就会爱上这个人。

那个人还说了,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我得不到潘岚。

她结婚了,她的老公叫武春亮,是一个胖子。脸上有坨肉的胖子,比潘岚大了十五岁。

最近我遇到了一个脸上有疤的老妇人,她教会了我一个特异功能,叫做交换身体。

这个特异功只能维持一天,老妇人叫我想清楚,如果我用了,就要给她一年命。

我考虑了很久,如果用一年去换得到一个永远不可能得到的人在一起一天,我会不会愿意。

我想我会。

4月24日,我上了武春亮的身体。

潘岚的独白

我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但我知道没钱是什么感觉。

在认识武春亮之前我的梦想是买下一个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

而在我嫁给武春亮以后,他帮我实现了这个梦想。

他四十岁,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八十斤。武春亮为了表示他很爱我,房产证上只有我的名字。

只不过这个房子是分期的,要还五年。

五年,就可以换来我的梦想。我觉得这笔交易是妥当的。

武春亮的独白

很多人都会说自己是胖子,但我不会。一个真正胖的人是很讨厌别人用这个词来形容他。

爱我的叫我小胖子,恨我的叫我死胖子,那些不了解我的会叫我——猪肉摊卖猪肉的油腻胖子。

我恨胖子。

我活到了四十岁,就好像是一瞬间发生的事。

四十年,我无时无刻不想摆脱胖子这个称号。但无论我做什么都没用。

胖子,是被诅咒的。

最近有个脸上有疤的老妇人问我,如果能让你瘦下来,同时又年轻十五岁,会愿意拿什么和她换?

我对她说,我给你的很多钱,我全部财产的二分之一都给你。

老妇人摇摇头,钱是最不珍贵的东西。

她说,“如果我帮你实现了这个愿望,我只想要你为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陪我吃一顿饭。”

我答应了,我以为吃顿饭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

在4月24日,我上了贺庆凡的身体,变成了贺庆凡。

我看着自己肚子上的腹肌,这是我四十年都没有见过的东西。

潘岚的独白

贺庆凡只有二十五岁,是我的老板。

这家公司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养了一大堆人,每个人每天就坐在电脑前装模作样,月薪是五千。

好像这家公司存在的意义就是花钱。

不过大家都知道,这家公司挂靠在另一家非常赚钱的上市公司下,上市公司的老板是贺庆凡的父亲。

他有一个正房,四个小老婆。

简单来说,贺庆凡是上市公司老板的其中一个私生子。

办公室里从我这个秘书上至财务主任,都是女的。

一周上班五天,从不加班,也没有其他事可做,所以我们每天要做的就是化妆,把自己打扮得漂亮点。

我确实是在有意无意地希望能引起贺庆凡的注意。

我知道他买了一块只有他看见我我看不见他的玻璃,于是我买了一打的黑色丝袜。

他的怪癖喜好是全公司都知道的秘密。

要是有一天,他能扯破我的丝袜,那也许我就能不用再吃猪头肉。

武春亮是卖猪肉的,白天卖不完的猪肉晚上会拿回家煮给我吃。

武春亮有七道拿手菜。

猪头肉炒韭菜、猪肺橄榄汤、椒盐猪手、米粉蒸肉、梅菜扣肉、萝卜排骨汤和糖醋里脊。

我嫁给他三年,就吃了三年的猪肉。

他说他爱我,希望把我养肥。

我知道只要我肥了,就再也走不掉了。猪从来都是安逸死,胖死的。

我只想五年后拿到房子全身而退。

今天是4月30日,想着想着,我吃了一口里脊肉。

这几天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今天他做的糖醋里脊非常难吃。

贺庆凡的独白

我记得那个刀疤脸老妇人告诉我,交换身体只会有一天。

但是现在已经过去了七天,我还留在武春亮的身体里。

我好像被骗了。

这对我来说是件坏事。我变成了武春亮,一个卖猪肉的,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八十斤的胖子,还四十岁。

而我对潘岚的新鲜感已经没了。

我只想和她在一起一天,我没想过要和她一生一世。

我去找了那个刀疤脸老妇人,问她为什么我还留在武春亮的身体里?

她的年纪应该很大了,头发是银白色的,年轻的时候可能很美,现在不行了,除了脸,她的脖子上还有一道伤疤。

这些伤痕由来已久,她年轻时应该中过很重的刀伤。

老妇人对我说,事情出了意外。

“什么意外?”

“我们的协议是你借用武春亮的身体一天,就给我一年阳寿。”

“是的,我同意。”

“可你的阳寿不足一年。”

刀疤脸老妇人告诉我,“你很快就会死。至于怎么死,那是天命。”

曾有人说,你想玩弄命运,就要做好被命运玩死的可能。

武春亮的独白

哈哈,我的人生被改写了,重回二十五岁,变成了一个瘦子,还很有钱。

这是一种很爽的感觉,无论听什么样的歌都很嗨。

走在路上,当地上的水坑,坑里的水倒映出我的面庞,我会摸着这张脸,掐一掐,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唯一遗憾的是,我失去了潘岚。

我在贺庆凡的身体,现在潘岚不是我老婆,我是她老板。

我们是不可能的。

曾有人说过世间最美就是曾经拥有,最心痛的只是曾经。

我发现办公室的玻璃很奇怪,是双面的,从我这一面可以看见潘岚,越看着她我就越心痛。

我觉得我应该为她做点什么,毕竟我们曾经是一对夫妻。

我把她叫到办公室,告诉她下个月她的薪水会是这个月的三倍。

她愣住了,我问她,你今晚可不可以不回家吃饭。

我觉得我欠潘岚很多,从前她和我在一起,永远只有剩下的猪肉吃。我用佐料烹调各式各样的味道,把猪肉做得很美味,那不过是在掩盖生活的平淡。

而今晚我要带她去吃大餐。

我包下最好的餐厅,换上最好的衬衫,我知道她喜欢什么歌,我吩咐那个拉小提琴的整晚都拉那些歌。

走的时候我们站在电梯里,是那种透明的,可以看见城市璀璨的夜色。

有一刻我想和她坦诚其实我就是“武春亮”,玻璃上此时倒映出我和潘岚的样子。

我爱她,正当我准备开口之时——

突然,潘岚把我的手放在她的黑色丝袜上,然后告诉我她今晚不想回家。

潘岚的独白

贺庆凡居然带我去这样的餐厅,很显然他喜欢我,想对我暗示什么。

在电梯里的时候我看着外头美景,半山别墅,路面上呼啸着驶过的跑车。

电梯一路向下,“贺庆凡”什么也没说。

18层,8层,我知道到了1层,他可能还是什么都不会说。

三年前我的梦想是有一个一百平的房子。但是此刻,我转头看他的时候,我知道我的梦想变了。

我觉得我应该争取一次。

我把他的手放在我的腿上,然后在五楼按停了电梯。

五楼是一间高级旅馆,我们进入旅馆。

“贺庆凡”是一个很紧张的人,我看得出来。他一直坐在角落心事重重地抽烟。

在那飘散烟雾的房间里,我告诉他,“我活得不快乐,我不爱武春亮,我想和武春亮离婚。”

他听完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难道我做错了?我太主动了?怎么办,我心神不宁地离开了旅馆。

武春亮的独白

此刻我在贺庆凡的身体里。

从潘岚说出那句“不爱我”开始,我就知道,我恨潘岚。

我羡慕贺庆凡有这样的年貌、身体和金钱,嫉妒他只要挥一挥手,就能得到我曾视为珍宝的东西,现在一文不值,我恨潘岚。

羡慕、嫉妒、恨,伴随着想杀死一个人的可能。

于是我想,如果我杀了“武春亮”——也就是自己原来的身体,再嫁祸给潘岚。

这样我就永远都会是贺庆凡。

我去见了“贺庆凡”,此时他在“武春亮”——也就是原本的我的身体里。

我问他,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我过得很糟,你能不能把身体还给我,你也同样热切地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过回你原来的生活吧?”他说。

我告诉贺庆凡:我知道个办法,或许能行。

我对他把这个办法说完,我看着这个胖子——“曾经的我”蹲在地上,穿着印有猪肉摊的背心,穿着凉鞋,抽了一支烟。

不知为什么,我有点讨厌这具曾经的皮囊。

他说,我们试试吧。

贺庆凡的独白

现在的我在别人的身体里,面目全非,我很想变回原来的自己。

武春亮告诉了我一个办法。

他说,我们去整容,整成和对方一样。

这听起来有点扯。

他说有个手术可以把骨头打断,骨头自愈生长。这样“武春亮”的身高可以从一米六长到一米七五。

然后,实施抽脂手术,抽取全身的脂肪。

最后,面部整容。

这样我就能变回原来的贺庆凡。

而武春亮同样去做这个手术。

断骨变矮,填充脂肪,整容。

这样我们都能变成原来的自己。

可能会很痛,但我想到那个刀疤脸老妇人曾经告诉我——“贺庆凡”的阳寿不足一年。

我也不想做武春亮,我不想死。

我同意了。活着就会很痛。

武春亮的独白

在我和贺庆凡都推上手术台的时候,我拔掉了自己身上的管子。

贺庆凡已经完全相信了我说的话,只是他不知道,他想回去,我不想回去。

大约一个月后。

我找了一个化妆师,给我身上装了一个肥肥的假肚囊,脸上粘上一圈肉。

将腰部和腿部保持一个弯曲的姿势。这样整个人看上去会“矮”了十几厘米。

贺庆凡拆了纱布,我们在手术室外见了面。

他真的整的和原来一样,他很开心的冲过来拥抱我。说这真他妈的是一场梦!

他推开屋外的门,门口就停着他的红色法拉利。

我看着他坐上那辆红色法拉利,他踩下油门,在长长的公路上离我越来越远,我看着他离去,就像看着一个正在远去的自己。

只是他不知道在这辆红色法拉利的后车厢里装着什么。

装着潘岚的尸体。

昨天我杀了潘岚,在一间旅馆,我知道这间旅馆有很多摄像头。

摄像头会拍摄下我杀潘岚的全过程,全世界都知道是“贺庆凡”杀了潘岚。

而这个“贺庆凡”现在正在他的红色法拉利上。

当车速达到一百的时候车会偏离轨道,飞出桥,沉入大海。

至于理由,潘岚勾引老板贺庆凡威胁要钱,贺庆凡错手杀了潘岚,而后畏罪自杀,或者意外,无论怎么解释都说得通。

我撕下下巴上粘着的一圈肉,回到手术室。

医生是一个块头有点大,很强壮的人,他告诉我他姓“武”,过去是一个兽医,很厉害的兽医,好像说还救过一头动物园的老虎。

这个姓“武”的医生说,人也是动物,动物凶猛。

医生问我,你想整成什么样?

我告诉他,什么样都可以,只要不是个胖子就成。

我喝了口酒,看着机械针头在我脸上撕下我的皮。闭上眼,心想我的下一张脸会是什么样。

刀疤脸老妇人的独白

我找到了武春亮。

他现在已经分不清自己是谁了,原来是武春亮,之后上了贺庆凡的身体,现在又整容成另一个人。

他说:“我都整成这样了你还认得出我。”

我说:“你还欠我一顿饭。”

“为什么你想要和我吃这顿饭?”

我问他是否相信前世今生,随后我和他说了一个故事:

在前世,我和他是一对夫妻,结果在吃饭的时候,我用一杯酒毒死了他。

我对武春亮说,“我一直轮回在无尽的黑暗中走不出来。只有你陪我完完整整吃了这顿饭,我才能解脱。”

他问我,那我们过去的名字叫什么?

我没说,名字是最不记住的东西。

武春亮的独白

这个刀疤脸老妇人很奇怪,她一定要我陪她吃那顿饭。

在吃饭的时候她说了很多匪夷所思的话,说什么前世的怨结今生一定会还。

说什么前世你杀了一个人,今生你就会有被那个人杀死的可能。

打个比方,《水浒传》里有个故事你一定听说过吧——

潘金莲出轨西门庆,毒死了武大郎。这是他们的前世。

如果他们有今生——那么今生的武大郎就会杀死潘金莲和西门庆。

他们可能都换了名字。

名字是最变幻莫测的东西。

刀疤脸老妇人让我给她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后说,“嘿嘿,大郎,从今往后,你和我再无相欠。”

作者注:

这个故事你看懂了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如果你喜欢看这样第一人称的悬疑故事,欢迎关注作者,敬请期待,下一集会更加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