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聚彩堂 > 联系我们 > 百子湾寻找下一个支点

联系我们

百子湾寻找下一个支点

2022-05-08 22:17    点击次数:15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 | 陶淘,编辑 | 饶霞飞,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对于北漂十余年的微博网红“千懿姐姐”来说,百子湾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令人向往的、代表着年轻人生活方式标杆的地点了。

百子湾,这个位于北京市东三环以东、东四环以西、北至通惠河北路、南至百子湾南二路的地方,曾经是追逐明星梦的青年男女的应许之地:大厦楼宇、周围半径几公里内富力广场、星光天地等商圈的繁华,都让这里独树一帜。彼时,千懿姐姐觉得这里就像一座独立的小城,有着自己的秉性,很酷。

租金也是千懿姐姐彼时住在这里的一个重要因素。北漂之初,她收入不高,百子湾家园和后现代城附近一个月租金3000元,她勉强可以负担得起。

2015年之后,千懿姐姐成为了旅行网红达人,在她的事业有所起色的同时,百子湾的氛围却已经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在她所在的后现代城,周围的邻居流水般来了又走,一般三个月换一拨。

从向往到离开,千懿姐姐十年来对百子湾态度的转变,也正是不少网红对这片“造梦处女地”情感的缩影。

网红们为何逐渐离开了孕育他们多年的这片港湾?失去网红后,百子湾的下一个支点在何方?

网红锐减

在百子湾苹果社区临街一层开着麻辣诱惑的店长彬彬,已经有三四年光景没怎么看到在这里出没的网红了。

“可能是因为疫情影响了网红的收入,也可能是百子湾现在没那么多文娱公司了。”彬彬告诉燃财经,“影视、话剧或舞剧的编导,有些倒是会来。”

自本世纪初开始,地产经济发达、紧邻商圈,同时处在北京的文化中心朝阳的核心地带,百子湾很快吸引了大量的文化与娱乐界名人。他们在百子湾驻扎下来,直至今天。

如今,笼罩在百子湾头上作为全国网红聚集地的光环,之所以开始黯淡,首先是网红与影视导演、制片人之间紧密的关联,开始解绑。

疫情之后,对于试图成为大腕儿的影视毕业生来说,想要通过星探挖掘、拍影视剧成为网红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

来源@燃财经拍摄

据红星资本局数据,2021年1-11月,全国电视剧拍摄制作备案公示的剧目共计447部、14804集;相比2020年同期分别减少29%、33%;而相比2019年的疫情前,近乎腰斩。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有近5万家名称或经营范围含“影视” 的企业注销。

在全国范围内,30岁以上的明星已经面临接戏难、纷纷上综艺营业的问题。比如此前在《乘风破浪的姐姐》上掀起一拨话题的伊能静、袁咏琳、郁可唯等人,已经3年没有拍任何包括网剧、微短剧和音乐剧在内的影视作品。行业的倾轧,更是挤占了新人入局的空间。

网红与百子湾的渐行渐远,还由于这片区域的人才与企业输送的源头——北京,对网红向心力的减弱。

对于想要走直播带货路线的网红来说,一家优质的MCN机构,无疑是打出个人品牌,为自己增加收益的不二法门。而许多网红已经因为MCN机构在长三角地区的发达趋势,而选择了南下。

一位首都师范大学文化产业管理毕业的网红小艾对燃财经表示,她毕业后就选择了去上海。“因为拍摄方便,江浙沪的景都在这里,而且高品质的MCN也都集中在上海和江浙一带。”

据《2020年中国MCN行业发展研究白皮书》显示,早在2019年,得益于南方城市成本及供应链优势,电商MCN机构飞速发展,全国MCN机构分布整体出现了“南移”的现象,广东、浙江、湖北、江苏四省囊括了全国近4成的MCN机构。长三角的MCN产业集群,成为了许多网红南下的原因。

门庭稀落

网红的锐减,对于以小红书、微博、抖音等平台KOL的种草为核心生命力的百子湾商家而言,可谓是不小的冲击。

在百子湾地区,有一家不少网红达人推荐的百姓菜篮子市场,主卖蔬菜瓜果,两边则是小吃、饰品等摊位居多。如果不是因为网络,这家位置偏僻的市场并不容易被发现。但在网红的推荐下,这家市场在百子湾颇为“有名”。

4月上旬的一个工作日下午,燃财经在百姓菜篮子市场中,找到了那家在小红书上数次出现的“网红肉蛋堡”店。店门口有三两人排队,女老板正忙做着肉蛋堡。

据她透露,总体来说,这里的生意一直还可以,“尤其是中午,周围上班的人会过来,5元一个肉蛋堡,毕竟比较便宜;但晚上人会少一些。和去年相比,今年卖得还是有差距的。”

老板提到,她也没注意有多少网红来过,但之前打扮时髦的人,确实会来得多一些。“印象比较深的是一个拍视频的,就是年前来的。”

肉蛋堡店是百姓菜篮子生意最火爆的地方,其它家店铺有的就没有那么幸运。包括老白烤串在内的大约二成店铺,大半个月前就已拉着卷帘门。相对而言,狭长的、五六百米的百姓菜篮子市场,也就中间的果蔬摊位还基本是满的——毕竟买菜对于周边居民来说,始终是刚需。

除了农贸和小商品市场之外,整个百子湾区域内的新茶饮店,也在急剧减少。

住在附近的科技媒体人王磊感慨,近两年来,想要在外卖平台上点个奶茶、甜品,可选择的余地越来越少。这或许同样是受到了疫情与网红出走的双重影响。

位于大郊亭地铁站附近的购物中心芳圆里IDMALL,是疫情之后才建立起来的,里面的诸多网红店已经先后倒闭。

据北京商报,有分析指出,芳圆里入市的时间较为尴尬,疫情之后入局市场,导致品牌商户都在彼此观望中开业,信心不足、招商困难,使得这家原本就在1公里外有着合生汇这个强劲竞争对手的商场,更加陷入了营业的恶性循环。

4月上旬,在燃财经探访时,二层的昔日网红店——满记甜品,内里已经空空荡荡,在里边刚忙完的装修师傅临走时告诉燃财经,他是给下家老板来做装潢的,先来考察一下。“满记是刚刚被转手的,不知道是不是经营问题,不过我知道的是,这边一年的租金是40万元。”这位师傅透露。

图/芳圆里满记甜品关张的店铺 来源@燃财经拍摄

当然,疫情之下,芳圆里经营状况萧条的不仅仅是茶饮与甜品等网红店。据观察,4月份,整座7层的商场,还在营业的店铺只有六成左右。处在关店状态的还包括快消品牌优衣库、奢侈品牌周大福、美容塑形品牌纤美等。

快时尚品牌UR的店员对燃财经表示,这些店铺有些是之前正在装修,打算近期就营业的,但是疫情推迟了开业的时间。

一楼咨询台的服务人员也谈到,购物中心里的许多商铺开开关关,举步维艰。“比如说波司登旗舰店,就是关了又开,开了又关,实在支撑不下去。 ”

高光时刻

尽管当下的百子湾已然今非昔比,但它也曾迎来过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上个世纪,百子湾还曾经是一片城中村,地势低洼,时常积水,只能种稗子,于是得名稗子湾,后谐音为百子湾。

到了21世纪,在商业楼盘的建设浪潮之下,百子湾也开始走向繁荣。地价洼地、娱乐圈名人聚集地,曾是百子湾这片方圆几公里区域的代名词。彼时,这两个原因,也成了百子湾日后成长为网红造星工厂的缘由。

十几年前,沿海赛洛城、百子湾家园、后现代城这些小区,在2005-2008年先后竣工。

高性价比的楼盘,使得许多像千懿姐姐一样的网红,都将这里看作可以长久安家的居所。直至今天,比起周围国贸、大望路等动辄8、9万元一平方米的二手房房价,百子湾6.6万元的均价,可谓是典型的价格洼地;比起全朝阳平均超过8万元一平米的房价,也低了1.5万元。

图/百子湾附近地区房价 来源@安居客 燃财经截图

百子湾也是从二十年前开始起,影视从业者就青睐的地方。

北侧即京通快速路,交通发达;与著名的CBD仅一街之隔,名导演、制作人、投资人与经纪人,都喜欢在这里落脚。

“我从20多年前还是单身的时候就住在这里,中间结婚后离开一阵子,如今孩子上学,我又回到了这里。”在电影行业里被称为野生导演的独立电影人王一淳,与百子湾的数十年渊缘持续至今。

在王一淳的印象中,她住在百子湾几年之后,这里的编导朋友开始越来越多,一遇到某个项目,就可以很容易地在百子湾讨论起来:找演员、建组、商议剧本……朋友圈在这里,这些事也就可以很快落地。

于是,前些年,对于影视院校毕业的学生来说,在百子湾各大餐厅、茶馆、商场,偶遇自己崇拜的行业大佬,并不是新鲜事。甚至有人将百子湾比成了国内的“好莱坞”。

文娱氛围逐渐聚沙成塔的百子湾,在2013-2017年之间的那些年里,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向心力,将模特、网红与渴望成名的明星逐梦者,汇在了一起。还有许多MCN公司,也会带着一双发掘素人潜质的慧眼,来这里寻找商机。

那是百子湾最好的时代。

下一个支点

今天的百子湾,失去了网红这一个支点,自然少了从前的几分生气。但放眼望去,这里也并不都是萧条的景象。

在一家去年5月才建立的,名为“旬乂咖啡”的网红店里,纯白色的咖啡屋外有一块巨大的草坪,草坪上时常能看到编剧、制片人与导演,在这里一起酝酿下一部作品。

在燃财经探访时,就有一个4人的剧组在这里忙不迭地讨论他们的下一部作品。

住在这里的导演王一淳,甚至还建了一个百子湾文艺小组,里面是附近金港国际、苹果社区等小区的影视从业者,“我们会说走就走地去拍短片、聊创意,还挺开心的。”

不断扎堆的影视人,使得百子湾仍然是那个文化产业密布的地方。从地铁站百子湾到百姓菜篮子,片状分布着竞园艺术中心、乐地文创园、莱锦文化创意产业园等等。这里除了有演艺经纪、模特公司和影视传媒公司外,出版企业和婚纱摄影类企业、设计公司也不在少数。

在西边几公里外,今日美术馆附近,还有比较知名的北京二十二院街艺术区。

对于泛文化、娱乐领域的从业者来说,百子湾依旧是一个可以碰撞出思维火花的地方。

据旬乂咖啡的店长小阳透露,来这里的顾客有做杂志拍摄、小视频拍摄的,也有网红等等。不过,旬乂咖啡店更多的消费者还是普通顾客。或者如果打扮得比较ins风,也是玩票的性质居多。

图/工作日下午的旬乂咖啡店 来源@燃财经拍摄

生意方面,旬乂咖啡是少有的受影响不大的店家。“平日和周末来的人都很多,因为疫情增加了很多自由职业者,对于我们这个风景比较好、适合拍短片,而且还适合办公的咖啡店来说,可能弹性工作者的增加,来的人反而更多了。”

小阳还谈起,她喜欢百子湾这一片区域给人的包容感觉。“旬乂咖啡的顾客不只是年轻人、文娱工作者和一些职场白领,叔叔阿姨之类的也不少。”

这也是燃财经在百子湾的更多角落后,体会到的地方。

在堂食关停之前,麻辣诱惑店里,店长彬彬每天都会看到不少顾客来自几分钟步行距离之外的互联网科技公司——蓝城兄弟。作为全球粉红经济第一股,主要服务于LGBTQ人群,蓝城兄弟选择了在百子湾落脚,也一定是因为这里的海纳百川。

尽管居住在百子湾地区的年轻人,可能因为网红的减少而比例降低了。但位于核心商圈的百子湾,年轻客群依旧很大,对于这里的大型商业购物中心来说,也仍然有着较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2018年开业的合生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开业于疫情之前,又位于九龙山地铁站,并且汇集了包括酷乐潮玩、番茄口袋、泡泡玛特等在内的诸多潮玩店,还长于运用多城市联动举办契合年轻人的IP狂欢节、打造线上线下联动活动等,合生汇在疫情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依旧保持着高客流量。据合生汇母公司合生创展官方介绍,2021年,旗下合生汇产品线自开业后出租率动态保持在98%。

对于早已突破区域日常生活消费的常规模式的新型购物中心而言,沉浸式活动、展览的引入,对于合生汇这样的目标客群为18-35岁的商场来说,是成功的秘诀。当下,在静默期过后,有着扎实客流基础的合生汇,相对会较快迎来它的复苏。

尽管因为造星梦难圆、租房性价比有所降低,百子湾可能不再是网红们居住的首选之地,这里的品牌也不可能轻易靠网红打卡而破圈;位于朝阳一隅,百子湾也和区域中其它地方一样,暂时按下了文化娱乐的暂停键,需要时间去等待它的开启。但它仍然毗邻CBD,是青年人头攒动的地方,也仍然是那个开放包容的、吸纳着新鲜血液的地方,有着强大的社交基因。

参考资料:

《入驻率客流双低,芳圆里IDMALL陷恶性循环》,来源:北京商报。